剛剛更新: 〔回到原始社會做酋〕〔沐影〕〔巫神創世紀〕〔穿成白月光替身后〕〔一術鎮天〕〔讀檔修仙〕〔斬月〕〔李教授的首爾悠閑〕〔長生五千年〕〔天啟預報〕〔從零開始神明養成〕〔反派都喜歡我〕〔嬌妻在上,大叔求〕〔我有一塊屬性板〕〔我真不想當BOSS〕〔雷霆領主〕〔柯南世界偵探成長〕〔我給妖怪開診所〕〔因為太怕死就全點〕〔我真的是個外星人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錦醫歸 第10章 枕邊風
    “聽說蘇福去的時候,五姑娘還沒有起身,他硬是耐著性子等了半個時辰。”薛媽媽便把打聽來的消息說給顧老夫人聽,“五姑娘想跟蘇福要些體己銀子,蘇福說生意艱難手頭不寬裕,五姑娘很是鬧騰了一番,走的時候,蘇福答應下次來,給姑娘送些胭脂水粉啥的。”

    小蝶年幼貪吃。

    幾塊糕點就哄得什么話都說了。

    “我動了蘇氏的嫁妝銀子,終究是瞞不住五姑娘的。”顧老夫人摸著花瓣上的盈盈水珠,眸光有些悵然,要不是府上日漸拮據,她是不屑動蘇氏的銀子的,只是一旦用了,便再也離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不必內疚,當初那十六間商鋪要不是您親自出面周旋,說不定也一并充公了。”薛媽媽卻不以為然,“五姑娘縱然現在不明白,以后也會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顧老夫人出身名門,其外祖父還曾做過先帝帝師。

    家族顯赫之時,顧老夫人還曾經在宮里住過,聽說當年差點指婚給晉王爺,當年蘇家出事,崇正街那十六間商鋪是晉王爺上書力保,才沒有被連累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五姑娘的嫁妝鋪子,顧老夫人是立了頭功的。

    用她一點銀子,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。

    顧老夫人表情默了默,再沒吱聲。

    謝庭從衙門回來后,沒好意思再去錢姨娘屋里。

    徑自回了秋瀾院。

    徐氏早就準備了一桌好菜寬慰謝庭,絕口不提錢姨娘之事,席間盡顯溫柔:“近日老夫人為五姑娘的事情憂心,對你我難免有些氣惱,老爺不必放在心上,五姑娘終究是老爺的親骨肉,我雖為繼母,卻待她從無二心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我都知道!”謝庭趁機拍拍她的手,甚是感動,“你為那丫頭操碎了心,只是她自個兒不爭氣,越發驕縱無禮,我,我都恨不得打死她,她要是像六姑娘一樣懂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程琳玉溫柔大方,對他也是格外敬重。

    謝錦衣連她一根小指頭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寸有所長,尺有所短,都是自家孩子,老爺千萬別這么說!”徐氏垂了眉眼,遮住眼底一絲嘲諷,起身替謝庭布菜,“昨天我和六姑娘去看五姑娘,許是五姑娘心里不暢,不肯見我們,只是我總擔心五姑娘的傷,想請老爺過去看看她,順便幫忙勸勸,畢竟慎哥兒是過繼到永安侯名下,慎哥兒的親事終究還是要侯爺點頭的,不如趁熱打鐵,先定下這門親事,以免夜長夢多,咱們能跟侯爺攀上親家,對老爺仕途也是有幫助的。”

    若是永安侯嫌棄謝錦衣的容貌性情,不肯點頭。

    這事又得另起波瀾。

    謝庭一想此事竟然關系到他的前程,重重地放下筷子,臉一沉:“我這就去找那個孽障談談,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!”

    永安侯府豈是她想嫁就嫁。

    不想嫁就不嫁的!

    就算為了他的仕途,謝錦衣也得嫁過去。

    “老爺,如今五姑娘身上有傷,屋里只有紫玉一人伺候,聽說孟媽媽也近不得身,妾身瞧著老爺書房的柳兒和六姑娘跟前的那個翠清,都是勤快能干的丫頭,不如老爺把柳兒和翠清一并給五姑娘送去,讓她們過去幫忙照顧照顧五姑娘。”徐氏溫聲軟語道,“老爺總是五姑娘生身父親,五姑娘定能領情的,回頭我再讓府上姑娘們多去清心苑走動走動,陪五姑娘說說話也行。”

    見謝庭點頭,徐氏又道:“二嫂嫂跟我說,只要咱們點頭,他們年前就來府上下聘,等明年三月五姑娘及笄就迎娶!”

    老夫人是個老狐貍,只會死死握住那十幾間嫁妝鋪子不放來補貼大房。

    只要五姑娘愿意嫁給徐慎行,她不信老夫人能攔得住!

    至于柳兒……那個狐媚子的心思,她是最清楚不過了。

    想在她眼皮底下上位,門都沒有。

    翠清才是她真正想塞到清心苑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謝錦衣的晚飯是一碗小米粥。

    喝完便果斷地放了湯勺。

    讓紫玉幫她涂了自己配制的草藥,包扎妥當,便在案幾上鋪了紙筆,構思新宅布局圖,她之所以選中謝家后面的宅子,主要是為了她出入方便,到時候從清心苑下面挖一條地道過去,就能來去自如,也不會被人發現。

    正想著,就聽見紫玉的聲音在門外響起:“二老爺,姑娘剛換了藥,已經歇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謝庭已經氣沖沖地掀簾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一陣寒氣襲來。

    案幾上的蠟燭晃了晃。

    謝錦衣只得停了筆,不冷不熱地喚道:“父親來了!”

    謝庭于她,并無半點親情可言。

    前世她被徐慎行休棄,他不聞不問,反而還惦記著她的那十六間商鋪能不能要回來。

    后來徐家答應給他五成的分紅,他才消停,再后來,程琳玉嫁了過去,他連這五成分紅也沒有了。

    紫玉上了茶。

    謝庭撩袍坐下,看了一眼他又黑又胖的女兒,滿臉嫌棄:“你跟徐大少爺私相授受,做出這等有辱門風之事,委實丟人,徐家二老爺上門提親,也是看在你母親的份上,你若是個明事理的,親口應了也就罷了,可你倒好,反而獅子大開口地提條件,非要等徐大少爺請封世子才肯,你說你是不是傻?徐大少爺請封世子是早晚的事情,你何必忸怩這個身份,就憑你,有什么資格跟人家提條件!”

    也不看看自己的容貌,有人想娶就不錯了。

    “父親,我跟徐大少爺的事情,祖母已經懲罰過我了,打也打過了,禁足也禁了。”謝錦衣淡淡道,“不知道父親為何還要提起此事,至于說徐大少爺請封世子再議親這事,也是祖母同意的,父親若是不滿,應該去找祖母商議才是。”

    顧老夫人的心思她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只要她跟徐慎行不做逾越之舉,顧老夫人是不會逼著她嫁的。

    “放肆,這是你做女兒的跟父親說話的態度嗎?”謝庭猛地拍了一下桌子,大聲道,“我告訴你,你不用拿你祖母來壓我,為了替你掩飾這樁丑事,是你母親央了徐二夫人,讓她對外說你跟徐大少爺正在議親,才保住了你的顏面,要不然,你以為一頓板子就能了事的嗎?”

    要不是徐氏,就憑她那一句“不嫁世子王爺就吃虧”的混賬話就足以淪為整個京城的談資笑料的。

    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!

    “那父親的意思是?”謝錦衣不動聲色地問道。

    謝庭對她的事情一向是漠不關心。

    他這次上門,不用猜,肯定是徐氏的枕邊風把他吹來的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從契約精靈開始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超神機械師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极速11选5是什么彩 qq分分彩 陕西快乐10分选号交流 二分彩计划全天计划群 nike新浪体育网 韩国二分彩官网 今天双色球开奖号码 雪缘园比分直播yuan 浙江快乐彩十二选五开奖结果 买彩网 nba比分表 杰克棋牌SJ手机版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 云南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