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侯門嫡女之一品夫〕〔仙帝重生混都市〕〔徐少逼婚之步步謀〕〔千金重生:心機總〕〔小閣老〕〔超級護花天王〕〔攜寶佳人歸〕〔快穿之瘋回路轉〕〔重生千金:帝少的〕〔玩家超正義〕〔聊齋之問道長生〕〔巨星從有嘻哈開始〕〔帝后世無雙〕〔行道仙憂志〕〔舊日玩家〕〔三國秘聞錄〕〔我的團長李云龍〕〔低維革命〕〔世界boss也練級〕〔九階大佬歡樂日常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錦醫歸 第16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
    男子身材高大,玉樹臨風,氣場十足。

    身上淡淡的草木清香迎面襲來,將她層層包裹,無處可逃。

    謝錦衣盈盈退后一步,迅速捏碎了事先藏在袖子里的木香丸。

    四下里,似乎藥味更濃了些。

    趙璟桓只覺得手臂莫名一麻,手里的扇子啪地掉了在地上。

    整個人也隨之怔了怔。

    謝錦衣不緊不慢地上前撿起折扇,塞他手里:“多謝殿下不怪之恩,民女告退!”

    說完,轉身上了馬車。

    蘇福和魯忠也跟著迅速跳上車轅,揚鞭而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,咱們還去安平伯府嗎?”容九上前問道,趙璟桓這才緩過神來,望著絕塵而去的馬車,拿起折扇狠狠地敲了容九一下,“虧你還是大梁第一護衛,第一個屁啊,你家主子被剛才那個小娘子算計了你懂嗎?”

    說著,又使勁吸了口氣。

    空氣中,似乎還殘留著一絲若有似無的藥香,沒錯,那個小娘子絕對使詐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明明是您放她走的啊!”容九一臉委屈。

    如今偷雞不成蝕把米,不能怪他啊!

    要怪就怪他家主子先出言挑逗人家姑娘的好不好?

    “本王什么時候說過放她走的?”趙璟桓氣急敗壞地又拿扇子敲他,懊惱道,“剛剛本王中了她的熏香,一時眩暈說不出話來,這才讓她趁機跑掉了你個笨蛋!”

    “殿下,那,那咱們還去安平伯府參加詩會嗎?”容九不依不饒地問道。

    就算主子剛剛中了什么熏香,但現在又是罵人,又是打人的,估計也沒什么大礙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沒什么大礙,那就該干嘛干嘛唄!

    “去,當然去了,本王風流倜儻,才華橫溢,北塘書院的詩會豈能不參加,都怪你辦事不利,要不然本王現在已經坐在席面上喝茶了!”趙璟桓又要敲他,容九忙抱頭,往后跳了幾步,“煩請殿下稍等,屬下這就去安平伯府叫個馬車來接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快回!”趙璟桓很是不耐煩地搖了搖扇子,又吩咐道,“容九,我限你三日之內,就算是把京城挖地三尺也要把剛剛那個小娘子給我找出來,敢戲弄我堂堂景王,簡直是孰可忍孰不可忍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容九施展輕功,迅速朝安平伯府奔去。

    景王的馬車壞在半路的消息瞬間傳遍了安平伯府。

    謝明淵火速挑了謝府最好的馬車,親自帶人去接,公子哥們則簇擁在謝府門口翹首以待地迎接,連顧老夫人和魏氏也匆匆趕到大門處等著景王殿下的到來。

    不多時,趙璟桓便大搖大擺地下了馬車。

    在眾人的簇擁下,搖著扇子信步進了謝府,徑自去了瑯園。

    連看都沒看婆媳倆一眼。

    魏氏頓覺尷尬。

    她原本還想著能趁這次機會跟景王敘敘舊,讓他能對她有點印象,日后在那些世家女眷面前也能多少有點談資,哪知景王眼高于頂,竟然連搭理都不肯搭理她。

    顧老夫人雖然也覺得臉上無光,卻到底是見過世面的,當著魏氏的面,什么也沒說,面無表情地回了盛寧堂,一言不發地坐在藤椅上捻動佛珠。

    明月上了茶。

    倒是薛媽媽先開了口:“夫人一向以跟景王沾親為榮,如今看來,景王并不打算認這個親,景王正宮嫡子,何等尊貴,哪能看上咱們這些小門小戶的親戚!”

    “皇上對先皇后情深義重,自然對先皇后所出的太子和景王也是愛屋及烏地器重和寵溺。”顧老夫人放下佛珠,端起茶盅,望著碧湯里起起伏伏的茶葉,嘆道,“只可惜,天妒英才,五年前太子前往南直隸賑災,途中身中劇毒以致雙腿殘廢,至今不能行走,雖說皇上還沒有易儲的舉動,但世人皆知,太子常年纏綿病榻,壽數不長,易儲是早晚的事情,不光景王秦王齊王斗得如火如荼,連世家貴胄們也是人心惶惶,絞盡腦汁地投靠新主,籌謀前程,朝堂看似平靜,實則早已經是暗波洶涌……”

    偏偏秦王齊王是新皇后蕭氏所出,也是實打實的正宮嫡子。

    那個位子,人人都有資格的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奴婢斗膽妄議幾句,景王雖說是先皇后所出,卻在皇子中排行為六,占嫡不占長,秦王和齊王也并非平庸之輩……”薛媽媽刻意壓低聲音道,“以后花落誰家也說不定,夫人也太著急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二皇子秦王禮賢下士,為人謙遜,名聲甚好。

    三皇子齊王為人穩重,也深得民心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六皇子景王卻是風頭正盛的紈绔公子,實在是沒有任何優勢可言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不著急,她跟先皇后一脈也是沾親的。”顧老夫人眼皮沉了沉,合上茶蓋,“她若是想去攀親,盡管攀去,俗話說,富貴險中求,萬一成了呢!”

    魏皇后出身書香門第。

    其祖父魏聿曾是名揚天下的大儒,門生遍布朝野,威望頗高。

    后來魏皇后入駐中宮,魏家聲望更是如日中天,可惜的是,好景不長,隨著魏皇后的離世,魏家一脈也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,再無往日風光。

    只是福兮禍所依,禍兮福所依,世事變幻莫測,誰敢說魏家不會再崛起呢?

    薛媽媽表情默了默,沒敢再吱聲。

    瑯園氣氛愈加熱烈活躍。

    趙璟桓眾星棒月般被公子們簇擁在正中間,輕搖折扇,談詩論文,尤其是身邊兩個美婢,身材纖細,膚白貌美,輪流給他斟茶倒酒,佳肴美酒在前,溫香軟玉在側,不是神仙勝似神仙。

    “殿下,這是公子們的拙作,還望殿下賜教!”謝明淵拿了一疊詩稿,畢恭畢敬地上前呈給趙璟桓,趙璟桓剛剛從美婢手里取過酒盅淺酌了一口,見謝明淵遞了詩稿過來,便放下酒杯信手接了,有模有樣地看了一番,點頭道:“不錯不錯,有點意思!”

    說著,又從中扯出三張來,往眾人面前一推:“若非得排出狀元榜眼探花,當屬這三篇無疑!”

    詩作上沒有署名。

    但大家還是憑字跡,一眼就認出這三篇詩作依次是大長公主之子楚元昭,安平伯世子謝明淵,永安候府大少爺徐慎行。

    眾人紛紛道賀。

    “承讓承讓!”謝明淵和徐慎行自是謙卑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知道殿下這次該如何獎賞我等楚翹,總不能隨意排個名次就算了吧?”

    眾人循聲望去。

    一個頭戴珠玉,身著靛藍色道袍的年輕公子坐在一棵老梅樹上自飲自斟,男子面容清秀,身材碩長,舉止投足自成風流,此人正是京城大名鼎鼎的神童,也是當今大長公主之子楚元昭。

    三歲識字,六歲便能出口成章,過目不忘的天才少年。

    唯一的愛好便是飲酒,素有千杯不倒之稱。

    楚云昭跟趙璟桓相交甚密,幾乎是形影不離,甚至有傳言說,兩人之所以至今尚未婚娶,是因為他們都有斷袖之癖,為此,大長公主操碎了心,眼下她正滿京城地給楚云昭相看人家,恨不得綁著他入洞房。

    趙璟桓是皇子她管不了。

    她的兒子可不能耽誤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少了誰的也少不了你的!”趙璟桓冷眼斜睨了他一眼,猛地搖了幾下折扇,心情大好道:“容九,賞!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從契約精靈開始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BOSS來襲:甜妻一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辽宁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北京快中彩 就没有投资的赚钱的方法吗 湖北快三开奖号码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辽宁11选5开桨结果 一尾中特马 安徽时时彩快3规则 美国棒球比分网 jk娱乐群 3d综合走势图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平特肖历史不出记录 足球任选9场需要摇 爱波足球指数 手机棋牌游戏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