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侯門嫡女之一品夫〕〔仙帝重生混都市〕〔徐少逼婚之步步謀〕〔千金重生:心機總〕〔小閣老〕〔超級護花天王〕〔攜寶佳人歸〕〔快穿之瘋回路轉〕〔重生千金:帝少的〕〔玩家超正義〕〔聊齋之問道長生〕〔巨星從有嘻哈開始〕〔帝后世無雙〕〔行道仙憂志〕〔舊日玩家〕〔三國秘聞錄〕〔我的團長李云龍〕〔低維革命〕〔世界boss也練級〕〔九階大佬歡樂日常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錦醫歸 第19章 緣起
    “緣分你個頭啊!”

    趙璟桓收起扇子就敲他一個爆栗,一臉憤慨道:“本王連那小娘子長得什么樣都沒看清,就被她下了迷香,這個仇要是不報,本王一輩子也不舒坦,我非把她給找出來不可,這樣,你從巡防營挑幾個身手好一點的侍衛交給容九,務必查清近日入京的陌生人馬車輛,就是個蒼蠅也得給我辨出雄雌來。”

    還不信,她能插翅飛了!

    他定要她賠他的汗血寶馬……順便瞧瞧她的模樣!

    “你放心,這事包在巡防營身上了。”楚云昭當即拍拍胸脯,“我就是掘地三尺,也給你把人給找出來,我倒是要瞧瞧,什么樣的小娘子敢對景王殿下用迷香,膽肥啊真是!”

    有趣,有趣!

    當真是有趣!

    程琳玉帶徐家兩姐妹去了秋瀾院。

    魏皎和謝錦月則手挽手地出了花房,在瑯園里游玩賞景。

    兩人有意無意地在回廊那邊轉悠,引得公子們頻頻回首,佳人如花,花如佳人,瑯園果然是好景致!

    謝錦如則自顧自地回了梨香閣。

    繪聲繪色地把花房的事情說給錢姨娘聽,錢姨娘不以為然地笑道:“五姑娘也真是的,還沒嫁過去,就先跟未來小姑子打起來了,這以后指不定怎么雞飛狗跳呢,果真是愚蠢至極!”

    永安侯府人丁單薄。

    大房無妻無子,二房就徐慎行一根獨苗。

    三房四房兩個嫡女也都是嬌生慣養的,謝錦衣竟然出手打了人家,徐家不惱才怪呢!

    “我瞧著,徐大少爺倒是挺袒護五妹妹的呢!”謝錦如語氣酸澀,“我回來的時候,還看見他們兩個在院子里說話……”

    慎表哥芝蘭玉樹。

    別說謝錦衣了,就連她也喜歡呢!

    知女莫若母,錢姨娘心頭猛地跳了跳,遲疑道:“四姑娘,難不成你,你也喜歡徐大公子?”

    之前徐二老爺來府上議親,謝錦如在屋里悄悄落淚,她只當是女兒感懷自己的親事無人提起,卻不曾想,竟是因為她也心儀徐大公子……

    “姨娘問得好生奇怪,我一不是嫡女,二無嫁妝傍身,喜歡又怎樣?不喜歡又怎樣?難不成,姨娘還要去親自做媒不成?”謝錦如被戳中心思,臉一沉,騰地起身回了屋。

    錢姨娘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氏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,很是生氣,數落了侄女一番,便把兩人連同程琳玉帶到了盛寧堂去跟顧老夫人賠罪,顧老夫人問明緣由,得知謝錦衣竟然動手打了徐佳寧,氣得差點又摔了茶盅:“去清心苑把五姑娘帶過來!”

    禁足期間,還敢如此猖狂!

    這丫頭是要反天嗎?

    薛媽媽應聲道是。

    魏皎和謝錦月也在。

    顧老夫人聽說此事牽扯到她們,專程派人把兩人喊過來,魏氏坐在老夫人身邊,表情陰沉,一言不發地喝茶,她就知道,但凡跟五姑娘沾上邊的事情,指定會鬧騰一番,要她說,還不如送莊子了事。

    顧老夫人看向謝錦月,不冷不熱地問道:“三姑娘,你先說說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謝錦月雖然是庶女,卻是個聰慧的姑娘。

    至少比五姑娘強!

    “徐三姑娘和徐四姑娘說咱們謝家沒教養……”謝錦月眼角瞟了瞟徐氏,如實道,“她們還說,徐大少爺若是不娶五妹妹,五妹妹就嫁不出去了,還說五妹妹丑陋不堪,沒人要……”

    魏皎剛想說什么,卻被魏氏一記目光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這樣的事情,自家侄女還是少摻和的好!

    “你血口噴人!”徐佳寧火了,不等謝錦月說完,騰地起身道,“是你先說我們徐家人沒有教養,我們才這么說的,你敢說,此事不是你們引起的?”

    “對,她們就是這么說的。”徐婉寧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佳寧,休得無禮!”徐氏粉臉嗔怒,訓斥道,“好好坐下說話,總是你出言無狀,要不然,怎么會惹怒了五姑娘!”

    “姑母,您怎么胳膊肘子往外拐啊!”徐佳寧憤憤坐下,忍不住紅了眼圈,“就算是我話趕話地說了她幾句,但橫豎是謝錦衣打了我,我就不信了,眾目睽睽之下,黑的還能成了白的。”

    徐佳寧咄咄逼人的樣子讓顧老夫人很是不悅,扭頭看了看明月,面無表情道:“明月,你說說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明月盈盈上前。

    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,不偏不正,每個人說的話,幾乎是一字不差。

    魏氏不悅地瞪了一眼魏皎。

    她做夢也沒想到,竟然是魏皎大言不慚率先挑起的事端,再看看謝錦月,她心里很是生氣,要不是三姑娘推波助瀾,這事也不會鬧成這樣,五姑娘打人是不對,但貌似也算情有可原……想到這里,她又抬頭看了看明月,怪不得顧老夫人對這丫頭一向器重,果然是個伶牙俐齒的。

    徐氏的臉上也有些掛不住。

    這些日子謝錦衣跟她愈發冷淡,仗著禁足,連她的面也不見了。

    她原本覺得是謝錦衣出手打了徐佳寧,顧老夫人肯定會責罰謝錦衣,到時候她再求求情,也好讓謝錦衣對她心存感激,母女倆重修于好,可現在聽起來,倒不全是謝錦衣的錯,想了想,便起身道:“母親,此事姑娘們都有錯處,不如兩兩相抵,就這么算了吧,今兒府上公子們諸多,若是再追究此事,傳出去,怕是對姑娘們名聲有瑕。”

    “母親,弟妹所言甚是,還是不要追究了吧!”魏氏難得附和徐氏,雖然她看不慣徐氏柔柔弱弱的樣子,但此事牽扯到自家侄女,她也不想把事情鬧大。

    顧老夫人微微頷首,剛想說什么,就見薛媽媽帶著謝錦衣掀簾走進來。

    “祖母!”謝錦衣上前福了福身。

    魏氏和徐氏不約而同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雖然跟之前一樣胖,但是舉止上明顯收斂了許多。

    看來禁足還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聽了明月的一番話,顧老夫人已經沒有剛才那么氣了,不冷不熱道:“五姑娘,姐妹們聚在一起,有些口角之爭,在所難免,她們縱然有不對的地方,但你卻有兩錯,一錯是你動手打人,二錯是你禁足期間,理應安守本分呆在清心苑,而不應該去瑯園拋頭露面,我若罰你,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“祖母向來公允,孫女認罰!”謝錦衣嘴角微翹,淡淡道,“難道祖母不問問,我是怎么知道徐四姑娘在花房罵我的嗎?”

    少女眸光清亮,神色自若。

    眾人再看過去,似乎連她粗陋的模樣也變得順眼了許多。

    只是,她是怎么知道的,這重要嗎?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從契約精靈開始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BOSS來襲:甜妻一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泳坛夺金中奖结果查询 8月份大棚种植什么最赚钱 复式投注技巧玩法 一码中特会员料已公开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网 全年固定公式规律出肖专区已更新 通比牛牛为什么老鼠会飞 河南快赢481 广西快3开奖结果遗漏 历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今天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中国体育彩票中奖信息s 腾游棋牌游戏中心手机版 北京快三走势图爱彩乐 福建十一选五 体球网nb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