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回到原始社會做酋〕〔沐影〕〔巫神創世紀〕〔穿成白月光替身后〕〔一術鎮天〕〔讀檔修仙〕〔斬月〕〔李教授的首爾悠閑〕〔長生五千年〕〔天啟預報〕〔從零開始神明養成〕〔反派都喜歡我〕〔嬌妻在上,大叔求〕〔我有一塊屬性板〕〔我真不想當BOSS〕〔雷霆領主〕〔柯南世界偵探成長〕〔我給妖怪開診所〕〔因為太怕死就全點〕〔我真的是個外星人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錦醫歸 第25章 年夜飯
    謝錦玉是安平伯府嫡長女,嫁的是建平伯府世子陳宏文。

    也算是門當戶對。

    只是陳家兄弟姐妹眾多,關系錯綜復雜,作為嫡子長媳,又是陳府的世子夫人,謝錦玉縱然再怎么八面玲瓏,也難免心力交瘁,整日為諸多瑣事奔波操勞,鮮有空閑回娘家探望走動。

    陳宏文生母袁氏早逝,建平伯又迎娶了嫡妻的庶妹小袁氏做了繼室,小袁氏過門后,接二連三地生下兩子一女,自覺穩了地位,才給建平伯陸續抬了兩房姨娘,兩房姨娘又先后生下兩子三女,如此一來,陳家可謂是家族昌盛,子孫綿長。

    每每說起來,魏氏總是埋怨謝堯,沒有替女兒好好把關長眼,嫁了這么個人家。

    明明近在咫尺,母女倆卻不能時常相見不說,謝錦玉在婆家還需要應付諸多小叔子小姑子,想想就替她頭痛,唯一讓她欣慰的是,大姑爺陳宏文待謝錦玉還算不錯,才不至于謝錦玉在陳家孤立無援。

    “……昨兒跟著前來送年禮的劉媽媽說,陳府二少爺上個月就相看了兩家姑娘,最后定下的是崇正街梧桐胡同薛家的姑娘,薛家家世雖不如咱們安平伯府,卻勝在家資豐厚,據說能陪送兩間鋪子呢,大姑娘婆婆很是高興,話里話外地點撥咱們大姑娘出身勛貴又如何,還不如薛家富有,大姑娘生性純良,原不愿意跟她計較,她婆婆卻變本加厲,出言愈加不遜,大姑娘忍無可忍,跟她婆婆爭辯了幾句,她婆婆卻說咱們謝家的女兒沒有禮數云云,大姑娘都氣得哭了好幾次了呢!”

    說來說去,還不是因為謝錦衣跟徐大少爺鬧得那檔子事。

    才讓小袁氏抓了把柄的,想到這里,魏氏愈發覺得謝錦衣不順眼,惹禍精!

    “哼,她有什么資格說咱們安平伯府的女兒沒有禮數,我看她才是用心險惡,故意挑釁咱們姑娘的。”顧老夫人看了看坐在對面的謝錦衣,不悅道,“等大姑娘正月里回娘家,我跟她說,若是小袁氏再如此欺負她,我可是不答應的。”

    顧老夫人最喜大房嫡子嫡女。

    對大姑娘也很是疼愛!

    “大姑娘有母親您護著,是她的福分。”魏氏最是了解顧老夫人的心思,趁機道,“劉媽媽還說,陳家三少爺在崇正街新開了家胭脂鋪子,生意不是很好,那天小袁氏還說讓他去咱們家鋪子跟著學學呢!”

    “若是他想學,當然可以的。”顧老夫人答應得倒是爽快,“橫豎是沾了親的,只要他們開口,咱們豈有不答應的道理。”就當是為了大姑娘吧!

    “那兒媳就替大姑娘謝謝母親了。”魏氏大喜,“如此一來,量他們陳家也說不出咱們的不是,以后要是再想找咱們大姑娘的不是,也得掂量掂量。”

    顧老夫人點頭道是。

    婆媳倆聲音不大。

    其他人倒也沒聽真切。

    這時,謝堯掀簾走進來,帶進一陣寒氣,他側身避了避,遠遠站住給顧老夫人問安:“讓母親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無妨,你公務纏身,年底自是忙碌,我們剛好也聚在一起說說話。”顧老夫人見人齊了,便吩咐薛媽媽上菜,謝堯施了禮,去了男人那桌。

    在顧老夫人面前,謝庭不敢太放肆,很是殷勤地招呼謝堯坐他身邊,兄友弟恭,其樂融融。

    因上次花房的事情,謝錦月跟謝錦衣是兩看相厭,跟程琳玉更是無話可說,謝錦如又是寡淡的性子,壓根說不到一處去,故而四人雖然坐在一起,卻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倒是徐氏和顏悅色地跟謝錦衣打著招呼:“五姑娘,近來身子如何了?要不要再請大夫過來看一下?”

    “無礙了,多謝母親!”謝錦衣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母親,您嘗嘗這個,您最喜歡吃的。”程琳玉大大方方地給徐氏夾了個銀絲小卷,故意打斷兩人的談話,她知道徐氏還是希望回到以前,謝錦衣對她們言聽計從的日子,她氣徐氏至今還對謝錦衣心存希翼,明明謝錦衣跟之前不一樣了好吧?

    徐氏似乎還不死心,又夾給了謝錦衣:“五姑娘多吃點,我瞧著你都消瘦了許多了呢!”

    “難不成母親愿意一直這么胖嗎?”謝錦衣毫不客氣。

    徐氏訕訕道:“自然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親……”程琳玉很是不悅,板著臉道,“愛美之心人皆有之,您管這么多干嘛?”

    就憑她一臉的斑,就算是停了黑麻粉,也絕對不會變白的。

    這輩子想變美?門都沒有!

    謝錦衣把徐氏夾過來的銀絲小卷推一邊,自顧自地地埋頭吃飯。

    徐氏頓覺尷尬。

    魏氏見狀,微微一笑,也殷勤地替顧老夫人布了菜,慢斯里條地說道:“對了,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問弟妹的,聽聞清平郡主近日跟永安侯來往很是密切,難不成是好事將近了?”

    十年前,這兩個人的韻事可是傳遍了整個京城的。

    當年永安侯遠征,清平郡主十里相送,郎情妾意,羨煞多少閨閣女子,哪知天有不測風云,永安侯身負重傷,康復后落了病根,不能人道,只得狠心拒了清平郡主一片深情。

    清平郡主可是以死相逼,很是鬧騰了一場呢!

    后來永安侯執意不肯娶,清平郡主也是剛烈,發誓從此青燈古佛,永不再嫁。

    如今,這兩個人突然有了來往,難免讓人浮想翩翩!

    “大嫂消息可真是靈通,我也剛剛得知,聽說是晉王世子新建了處宅子,給永安侯下了帖子邀他前去赴宴,恰好清平郡主也在,兩人難免說了幾句話而已。”徐氏不以為然道,“事情過了多年,想必兩人都已經釋然了,十年前侯爺就不肯連累郡主,如今就更不會了。”

    實際上,因為此事,徐沛跟徐振兄弟倆鬧得很不愉快。

    起因是徐沛前去赴宴,徐振派人跟蹤,被徐沛察覺……徐沛很是生氣,他才是永安侯府的侯爺好不好?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如此,俗話說,少時夫妻老來伴,郡主既然早就知曉侯爺有隱疾,就算兩人沒有子嗣,也能相敬如賓的。”魏氏感嘆道,“人生苦短,想必兩人愿意彼此做個伴也說不定。”

    最好老天開眼,讓永安侯有個一子半女。

    她就是看不慣徐家二房趾高氣揚的樣子,包括徐氏。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!”徐氏嘴角微翹。

    清平郡主雖然身份高貴,但徐沛不能人道的隱疾已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她不信清平郡主愿意嫁進來守活寡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聽說,咱們家后面開了家義瀾醫館,大夫是個年輕女子,醫術很是不錯,尤其擅長婦人之癥呢!”顧老夫人顯然也不想談論清平郡主,索性轉了話題,放下筷子,看了一眼徐氏,對魏氏道,“回頭你跟大姑娘知會一聲,讓她得空去看看,雖說她還年輕,但是沒有兒子傍身,終究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大姑娘前年開春出嫁。

    進門有喜,同年便生下一對雙胞胎女兒,許是生產時虧了身子,聽說至今葵水未至,一直靠吃藥調理著,也不見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“母親所言極是,等大姑娘回來,我就跟她說。”魏氏使勁點頭,附和道,“兒媳也聽說了,說那醫館夜里開張,每晚只診四人,要想去看病,就得提前約定,排隊的人趨之若鶩,可見那大夫醫術果然了得。”

    徐氏對此事原本就比較敏感,如今見老夫人當著她的面說這些,心里雖然有些不悅,但卻也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善忍大師雖說已回臥龍寺,但他終究是男人,看婦人之癥難免有些不方便。

    不如她也去義瀾醫館找蘇大夫瞧瞧?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從契約精靈開始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超神機械師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快3一定牛 黑龙江时时彩 广西11选5中奖计算器 鸿利彩票群 体育彩票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网球吧百度贴吧 广西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虎牙主播怎么洗赚钱吗 宁夏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广西快乐10分推荐 腾讯分分彩计划刷不出来 山东体育彩票中心在哪里 加盟蒸美味能赚钱吗 吉林省十一选五号码 3的组三遗漏排列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