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諸天之仙帝歸來〕〔天劍主宰(我的丹〕〔影帝你的小迷妹上〕〔將軍他懷了龍種〕〔農門有喜:無良夫〕〔帝少的燃情寵妻〕〔嬌妻誘人:閃婚老〕〔獨步成仙〕〔婚后再愛:前夫蜜〕〔易燃的青春〕〔全能狂少〕〔染愛成婚:老公別〕〔重生之都市仙尊〕〔太虛傳記〕〔末世之人生贏家〕〔絕品神醫混都市〕〔娛樂超級奶爸〕〔差一步茍到最后〕〔這個雛田有點冷〕〔洪荒之太清問道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錦醫歸 第41章 南瓜菜
    “無塵師傅,這個南瓜菜我來做吧!”謝錦衣開口道,善忍大師常年云游四方,嘗遍天下美味,但有一道菜卻是百吃不厭,那就是南瓜菜,尤其是喜歡吃放了龍牙百合干的南瓜菜。

    無塵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,讓出灶臺,蹲下來添柴燒火。

    謝錦衣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紙包,把里面的百合干倒在瓷碗里洗了洗,一起倒進鍋里翻炒,南瓜的樸實混合著百合的清香,聞起來并無獨特之處,卻是善忍大師的最愛之物。

    兩人不說話,卻配合得異常默契。

    不多時,小沙彌提著食盒盛了南瓜菜送到了善忍大師的落云居,望著南瓜菜里點綴著的百合,善忍大師表情微怔:“今日這南瓜菜是誰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位女施主!”小沙彌如實道。

    善忍大師表情默了默:“讓她進來吧!”

    謝錦衣信步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跪了下去:“小女謝錦衣見過善忍大師。”

    善忍大師面容清瘦,目光睿智,道骨仙風,還是記憶中的那個模樣。

    “謝五姑娘,你如此費盡心思地來見我,所為何事?”善忍大師面色平靜地問道,知道他喜好的人不多,但稍加打聽留意,還是不難的,他知道寺里的龍牙百合干早就用光了,得等他云游回來,從南直隸帶回來一些,寺里才會給他做南瓜百合菜。

    桌子上的南瓜菜已經吃完,小沙彌收拾了,擦拭干凈,不聲不響地走了出去,輕輕地關了門。

    屋里的光線也隨之暗了暗。

    似乎很合適吐露心事。

    “大師,小女想拜您為師。”謝錦衣驚訝善忍大師一眼就認出了她,畢恭畢敬地俯身道,“以擔杏林之責,跟大師一樣濟世救人”

    外祖父和善忍大師的醫術同出一門,有師兄師弟之誼,卻相處得并不融洽。

    兩人雖然同在京城,卻有老死不相往來的架勢。

    卻又不知道為何,善忍大師對母親蘇氏言語間頗為親切,蘇氏一直喚他伯父,直到今日,她也不知其中的緣由,既然前世善忍大師能收她為徒,這輩子肯定不會拒絕她的。

    對她而言,只靠蘇姝的身份在外周旋有諸多不便,謝錦衣也得有自己的路要走,無論什么身份,只有自身變得足夠強大,才不會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更何況,她最大的對手在宮里。

    善忍大師不動聲色地看著眼前的謝五姑娘。

    看似黝黑的膚色卻異常細膩光澤,身材雖然臃腫,但她行走起來,輕快敏捷,并無肥胖之人的沉重和慵懶,甚至連她的手上也涂了黑胭脂,很明顯是為了掩蓋原有的膚色。

    原來她易了容!

    也就是說,她真正的容貌并非像眼前這般粗陋,必是另有風情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善忍大師表情冷淡道:“你外祖父救人無數,卻沒能救回自己一家的性命,你又何必步他后塵,何況你一閨閣女子,出門不易,又如何擔起杏林之責!”

    他雖然跟蘇乾有同門之誼,卻因一些陳年往事分道揚鑣,老死不相往來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以蘇乾的醫術是不會誤診的,必是遭人陷害。

    也許,這就是蘇乾的宿命。

    “大師,小女雖然是蘇家外孫女,卻也是蘇家的半個后人,如今蘇家沒落,小女理應承繼衣缽。”謝錦衣從容道,“即便是擔不起杏林之責,也能在后宅自保無虞,大師跟外祖父師出同門,也是我的長輩,還望大師成全。”

    如今她固然已經醫術超群。

    但依然需要一個大名鼎鼎的師父來做擋箭牌,也好省去世人無端的猜忌。

    畢竟,蘇姝可以憑空消失。

    謝錦衣不能,不但不能,還得好好地活著。

    善忍大師沉默半晌,起身踱到書架前,取了一本厚厚的醫書遞給她,肅容道:“什么時候抄完這本書,什么時候再來拜我為師!”

    看來坊間傳言謝家五姑娘驕縱蠻橫,愚昧無腦,皆是以訛傳訛罷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子淡然,冷靜,通透,倒讓他倍感欣慰。

    謝錦衣:“……”

    前世可沒有抄寫醫書這一項的。

    去后殿用過齋飯,紫玉還沒有回來,謝錦衣便抱著厚厚的醫書跟著去了正殿。

    東殿門口依然排了長隊,讓謝錦衣驚訝的是,排在隊伍最后面的坐著步輦的竟然是景王趙璟桓。

    六人抬的步輦在人群當中格外顯眼,不但有身穿盔甲的侍衛隨侍,而且還有四個美婢侍奉左右,有倒茶的,有端點心,水果的,甚至還有捧著手爐的。

    一行人陣容太過強大,很是扎眼。

    引得排在前面的人頻頻回頭看,趙璟桓自然不會在意眾人的目光,悠閑地坐在步輦上,腿上蓋著狐皮斗篷,手搖折扇,奢華萎靡地不像樣子,他望著前面黑壓壓的人群,吩咐道:“容九啊,早就聽說臥龍寺的素齋聞名天下,去安排一下,本王先去用個膳,再來排隊看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容九退下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去了后殿。

    院子里頓時空曠了不少。

    謝錦衣頓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想必趙璟桓是因為上次在義瀾醫館遇刺受了驚嚇,才搞出這么大陣勢的吧!

    想到那晚的事情,謝錦衣又覺得此人有些深不可測,起碼并不像看上去這么紈绔十足,否則,前世太子之子趙禹怎么可能被封為皇太孫,若說沒有趙璟桓的助力,她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正胡思亂想著,紫玉已經風塵仆仆地走到她面前,低聲道:“姑娘,她們一家住在山下一間廢棄的民房里有兩個多月了,鄰居們只知道她們一家是來京城走親戚的,說是親戚搬家了,她們也耗盡了盤纏,小兒子近日又病倒了,便耽誤了回家的行程,這些日子,她們靠著給別人縫補衣裳度日,日子過得很是艱難,好在臥龍寺最近布施齋飯,她們一家四口經常輪流去寺里吃飯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四口?”想起來了,楊媽媽還有個比蘇衍大一歲的兒子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她在南直隸那邊,布下天羅地網地找她們,她們卻來到了京城?

    “姑娘,咱們什么時候去見她們?她們實在是太可憐了。”紫玉有些哽咽,她雖然沒有見著蘇衍,但那駝背老婦人的確是楊氏,她簡直不敢相信,十年時間,原本風姿綽約的少婦竟然變成了不堪入目的丑八怪……

    “紫玉,你現在去找蘇伯,讓他想辦法把她們接到義瀾醫館。”謝錦衣沉吟道,“我現在不能冒險去見他們,等到了晚上再說。”

    雖然此事已經過去了十年,但事關蘇衍,她不能不小心。

    蘇家唯一的后人,絕對不能再出丁點差錯。

    “是,奴婢這就去。”紫玉急匆匆地走了。

    回府后,謝錦衣去了盛寧堂。

    看到孫女替自己求來的藥丸,顧老夫人很是欣慰,薛媽媽也夸謝錦衣孝順,是個懂事的好姑娘,謝錦衣莞爾:“薛媽媽先不要夸我,我還有一事要跟祖母稟報,只求祖母不要生氣才好!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明朝敗家子〕〔超神機械師〕〔大宋第一狀元郎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e球彩实时开奖结果 炸金花赌钱的游戏下载 黑龙江22选5五行走势图 快乐飞艇有官方吗 91体育比分网 斗鱼上直播王者荣耀赚钱吗 波克棋牌2018下载 手游棋牌赢现金 吉林快3开奖走势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2014年常州市彩票中奖点 甘肃11选5怎样几率高 天津时时彩46分开奖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辽宁35选7的走势图解 彩票大赢家双色球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