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星際戰爭:守護者〕〔亮在山村的太陽〕〔都市之絕世戰神〕〔重生之超品丹師〕〔九指劍圣〕〔靜靜綻放的丁香花〕〔億萬深寵:暖婚嬌〕〔萬年小妖愛上我〕〔葉羅麗之王默公主〕〔神偷世子妃〕〔都市之最強仙帝〕〔秋聲依舊著梧桐〕〔黑蓮花她不想洗白〕〔穿越之不想做主角〕〔福運小娘子〕〔妃常逼婚:陛下已〕〔我成為了魔王的女〕〔雙寶駕到:冷傲爹〕〔遮天記〕〔三界之城市獵人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錦醫歸 第44章 交易
    趙璟桓白了容九一眼。

    他堂堂景王殿下說的話什么時候錯過?

    還用他用如此愚蠢的方式提醒他,這廝腦袋被驢踢了嗎?

    魯忠風塵仆仆地走進來,對著謝錦衣悄然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謝錦衣會意,沉吟道:“那就有勞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當年蘇衍是個小嬰兒。

    楊媽媽已是面目全非,又有蘇福暗中照應,不會有人認出他們的。

    容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姑娘家的那事,還能別人代勞?

    娘,快來啊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!

    “我有個遠親,前來京城投奔我,卻沒有找到我這里來。”謝錦衣斟酌道,“今天有人告訴我,在臥龍寺見過她們,我當即派人去接應,卻不想被她們誤以為是壞人,逃走了,這天寒地凍的,我不放心,想連夜去找她們。”

    容九恍悟。

    原來如此,是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區區小事,何需蘇大夫親自出馬!”趙璟桓輕飄飄地吩咐容九,“去,一個時辰內,把蘇大夫的親戚帶到這里來,不得有誤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容九應聲退下。

    找人可是巡防營最擅長的事情。

    再不濟還有太子府和景王府的侍衛,就憑這兩府侍衛,別說一家人,就是蒼蠅也能找出來。

    魯忠也大踏步地跟了出去:“九爺,屬下知道他們曾經落腳的地方,屬下帶你們去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出了門。

    “蘇大夫,現在咱們可以走了吧?”趙璟桓看了她一眼,搖著扇子率先走了出去,朗聲道,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花有清香月有陰,此情此景,不可辜負也!”

    謝錦衣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!

    一輛華麗的馬車停在門口。

    兩側都是身穿盔甲的侍衛,陣容很是森嚴。

    兩個美婢上前引著謝錦衣和珠兒上了馬車。

    馬車外表奢華,里面更是別有洞天,車廂比尋常馬車大了好多,鋪著地毯,擺放著火盆,最里面還有個兩層書架,上面放著幾本書,書架下是個軟榻,軟榻上還整齊地疊著被子,邊上還有一張小茶幾,小茶幾這邊左右窗口下才放著長條座椅,座椅上還鋪了潔白的狐皮罩子……景王殿下倒是半點也委屈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謝錦衣和珠兒以及兩個美婢分坐在兩邊,趙璟桓一上車則臥在軟榻上,閉目微瞇,冷不丁開口道:“蘇大夫,本王這馬車可值五千兩銀子?”

    “殿下座駕,自然是值得。”大梁等級森嚴,這樣的馬車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,若是尋常百姓家有這么一輛馬車,怕是早就以謀反罪論處了。

    不是有銀子就可以坐的。

    趙璟桓笑笑,再沒吱聲。

    大梁歷經三代帝王,宵禁時間也改了三次,到了顯慶皇帝這朝,宵禁時間是三更四更,五更才可以出行,馬車緩緩駛出義瀾坊,穿過熱鬧非凡的崇正街,走了約莫半個多時辰,才在一座宅子面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趙璟桓率先下了馬車。

    立刻有侍衛上前跟他耳語了幾句,趙璟桓冷聲道:“把名單直接呈到御前,父皇自會定奪。”

    侍衛悄無聲息地退下。

    兩個美婢這才扶著謝錦衣下了馬車,一行人進了宅子,大門隨后吱呀一聲關上了,影影綽綽的樹影擋住了視線,一條小徑斜斜地穿插其中,有些陰冷,神秘,甚至還有一絲絲詭異。

    待到了小徑的盡頭,又穿過一座花園子,眼前才豁然明朗起來。

    假山涼亭,小橋流水,飛檐回廊。

    琉璃瓦鋪成的宮殿屋頂,在月色下閃著幽幽的光芒,數間窗口亮起了燭光,不時有丫鬟婆子來往進出,卻是寂靜無聲,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兩個美婢引了珠兒去了前院歇息。

    趙璟桓才領著謝錦衣進了后院。

    后院一燈如豆。

    有男子手執一書的儒雅身影,淡淡地映在窗子上。

    兩個侍衛靜立門外,見了趙璟桓,俯首上前:“殿下!”

    趙璟桓沖兩人點頭示意,推門而入:“皇兄,我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見過太子殿下。”謝錦衣對著那身影屈膝施禮,溫潤的聲音隨之傳來,“蘇大夫免禮,本宮這病,有勞蘇大夫了,孟七,看茶!”

    立刻有人上了茶。

    是個眉清目秀的年輕男子,膚色白皙,眉間左眼處有顆黑痣。

    “皇兄,最近怎么樣?”趙璟桓撩袍坐下,關切地問道,“皇嫂怎么沒跟著過來?”

    “我還好,你皇嫂是因禹兒偶感風寒,我讓她留下照顧禹兒。”趙璟宗的聲音很低沉,他看上去三十歲左右,跟趙璟桓有些相像,只是他的臉色蒼白了些,許是因為當著謝錦衣的面,兄弟倆不好說什么,趙璟宗便伸出手腕,和顏悅色道:“有勞蘇大夫了。”

    待診完脈,謝錦衣面色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沉吟道:“殿下體內余毒未消,得先解毒,然后修復經脈,才有徹底康復的可能!”

    “還有毒?”兄弟倆異口同聲。

    太醫院明明說已經解毒了啊!

    謝錦衣點點頭:“等我回去給殿下配些內服和外敷的藥,殿下先調養一個月再看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那本宮現在吃的藥?”趙璟宗問道。

    “先停了!”謝錦衣干脆利索道,“先吃我給你開的,否則,殿下的身子只會越來越差。”

    太醫院的藥,治標不治本。

    不過是維持表面上的假象而已,越是這樣,就越等于在預支趙璟宗的壽命。

    像趙璟宗這樣的脈象,就是明天突然去了,她也不會覺得奇怪。

    兄弟倆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“聽蘇大夫的吧!”趙璟桓沉默半晌,才道,“她是最沒理由害你的那個。”

    趙璟宗沉默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趙璟桓顯然心情有些沉重,并沒有讓兩個美婢跟隨,而是一本正經地問謝錦衣:“蘇大夫,我兄長的病,到底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毒入骨髓,壽數難長!”謝錦衣平靜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剛剛說,先解毒再修復經脈,就有康復的可能。”趙璟桓沉聲道,謝錦衣淡淡道,“殿下,醫者先要醫心,難不成你想讓我告訴他實情?”

    趙璟桓一時語塞。

    良久才道:“只要蘇大夫能醫好我兄長的病,本王愿奉傾國之資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若銀錢能夠續命,黃泉路上怕是少有短命之人。”謝錦衣面無表情道,“亦或者殿下能找出下毒之人,找來解藥,否則,太子時日絕對不會超過兩年。”

    前世她見過太多的生死。

    心已冷硬,哪怕那個人是太子!

    “下毒?”趙璟桓猛地抬頭望著謝錦衣,震驚道,“太子以及隨從四人是在賑災途中被毒蟲咬傷,實屬天災并非人禍,何來下毒一說?”

    “那殿下可知太子等人是被什么毒蟲所傷?”謝錦衣問道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從契約精靈開始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BOSS來襲:甜妻一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云南时时彩开奖码 金牛棋牌下载地址 上海时时彩预测软件 11选5稳赚不赔的方法 新疆35选7什么时间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 查看河北福彩排列七 福彩中奖规则 2012奥运即时比分 脉动棋牌双升 捕鱼游戏源码 广西快乐10分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四川时时彩官方网站 69棋牌大厅下载 江西快三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