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諸天之仙帝歸來〕〔天劍主宰(我的丹〕〔影帝你的小迷妹上〕〔將軍他懷了龍種〕〔農門有喜:無良夫〕〔帝少的燃情寵妻〕〔嬌妻誘人:閃婚老〕〔獨步成仙〕〔婚后再愛:前夫蜜〕〔易燃的青春〕〔全能狂少〕〔染愛成婚:老公別〕〔重生之都市仙尊〕〔太虛傳記〕〔末世之人生贏家〕〔絕品神醫混都市〕〔娛樂超級奶爸〕〔差一步茍到最后〕〔這個雛田有點冷〕〔洪荒之太清問道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錦醫歸 第56章 人情
    相比熙熙攘攘的人群,八角涼亭那邊,顯得很是僻靜。

    石桌上鋪著鯉魚戲水的素錦桌布,上面擺滿了點心茶果,四個婢女表情肅穆地立在一邊,每人手上都捧著一個黃銅鏤空香爐,散著淡淡的薄煙,四下里有股甜甜的味道,是那種干果片燃燒的甜味。

    “郡主不喜歡花香,反而喜歡果香,可見也是性情中人。”謝錦衣淡淡道,“只是不知道郡主如此大張旗鼓地約我在此相見,所為何意?”

    這次花會,她收到兩個帖子。

    一個是楚王府的,另一個則是晉王府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蘇大夫醫術高超,早想拜會,可惜聽說醫館不再接診新的病人,故而才趁著這次機會跟蘇大夫單獨相見。”清平郡主三十歲左右的模樣,身穿窄袖寬裙,舉手投足很有武將風范,直言道,“我想知道徐沛的病,到底有幾成把握,我還要等多久?”

    徐沛說了,等他的病好了,他就會娶她。

    他向來說話算話,就想十年前,他說不娶她就不娶她。

    “半年即可!”謝錦衣答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蘇大夫!”清平郡主沒有再問下去,抱拳施禮道,“我這個人比較軸,認準的事情不會輕易改變,早些年就傾慕永安侯卻一直未能如愿,原本以為,一生孤獨終老是我的宿命,卻不想如今竟然還有出嫁的機會,蘇大夫恩同再造,清平感激不盡,敢問蘇大夫有什么想做卻做不了的事情或者未了的心愿,清平愿傾力相助報答蘇大夫,還望蘇大夫領我這份人情,蘇大夫所托之事,就是清平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義瀾醫館憑空出現在京城這個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若說這個蘇姝身上沒有故事,她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“郡主果然豪爽,若說想做卻做不了的事情,還真是有那么一件……”謝錦衣沉吟片刻,緩緩道,“不瞞郡主,前太醫院院使蘇乾與我師出同門,我跟他雖然未從謀面,他卻是我實打實的師伯,卻不想他十年前竟然慘遭滅門,無論是作為醫者還是晚輩,我對他的案子都很感興趣,我想了解此案的始末。”

    晉王府跟蕭皇后蕭太后不睦是眾所周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晉王妃,當年差點死在蕭太后手上,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,這一點是沒錯的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給你打聽。”清平郡主很是痛快地答應下來,“只是這些事情涉及到宮闈秘事,可能需要時間,蘇大夫安心等候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郡主!”謝錦衣起身施禮,“此事隱秘,還望郡主小心行事,切莫走漏風聲。”

    “蘇大夫放心,我只是還人情。”清平郡主若有所思地看著謝錦衣,“退一萬步來說,就算是走漏風聲,也絕對不會連累到蘇大夫,我只負責打聽,至于蘇大夫以后想做什么,我是不會過問的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果然爽快。”謝錦衣莞爾,眼角瞟了瞟不遠處正朝這邊走來的身影,福身道,“若郡主沒什么事情,那我就告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送蘇大夫出去!”清平郡主起身。

    “屬下見過郡主,蘇大夫。”容九率先上前,目光落在謝錦衣身上,臉上滿是喜色,哎呀呀,終于找到蘇大夫了,不容易啊不容易!

    “堂姐別來無恙啊!”趙璟桓跟清平郡主打著招呼,眼睛卻盯著謝錦衣蒙著面紗的臉瞧,哼,這個女人動不動就算計他,上次害他動都動不了,這次還玩失蹤,看她這次有什么話想說!

    “民女見過景王殿下,楚王世子!”謝錦衣不卑不亢地福身施禮,“民女還有事,就先告辭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趙璟桓伸出折扇攔在謝錦衣面前,“蘇大夫,本王吃了蘇大夫開的藥,身子不適,希望蘇大夫解惑,可否借一步說話?”

    清平郡主看謝錦衣。

    “殿下真是貴人多忘事,民女從來沒有給殿下開過藥,告辭。”謝錦衣徑自往前走,趙璟桓不依不饒地跟了上去,“蘇大夫,可是怕擔責任嗎?”

    “璟桓,蘇大夫是我請來的客人!”清平郡主大步走過去,攔在兩人中間,面無表情道,“我送蘇大夫出去,看誰敢攔你!”

    楚云昭嘿嘿笑著后退。

    他誰也不怕,就怕清平郡主,惹怒了清平郡主,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
    “堂姐,我跟蘇大夫真的是有要事相商。”趙璟桓的口氣也客氣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那也得蘇大夫愿意才行!”清平郡主瞪了他一眼,拉著謝錦衣就走,身后四五個婢女亦步亦趨地跟了上去,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出了門。

    “哼,她倒是會找靠山,她是嫌棄本王嗎?”趙璟桓搖著扇子,盯著謝錦衣遠去的背影冷笑,“容九,你去追蘇大夫,幫本王傳個話,就說最近京城有大事發生,讓她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容九神色一凜。

    目送清平郡主離開,女眷們竊竊私語地議論紛紛:

    “清平郡主跟蘇大夫談了好久,是得病了嗎?”

    “郡主身子比男人都健壯,怎么會生病,肯定是為了永安侯唄!”

    “對啊,聽說永安侯在義瀾醫館瞧病,大有好轉,子嗣可望呢!”

    “那若是永安侯子嗣可望,那徐大少爺豈不是就不能請封世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,自己有兒子,沒道理給侄子的!”

    八卦是女人的通病,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起來,甚至把晉王妃去臥龍寺抄經的事情都抖了出來,說她其實是給清平郡主祈福求子的,清平郡主年近三十,再不成親,子嗣可就艱難了。

    不過有蘇大夫在,郡主的年紀也不是什么大事吧?

    “我還真的不信了,連太醫院也治不好的病癥,她一個弱女子就能手到擒來,藥到病除?”一個身穿秋香色斗篷的夫人冷笑幾聲,不屑道,“虧你們也都是見過世面的,如此騙人的把戲也看不穿,還神醫,江湖神棍還差不多!”

    說話的是左硯堂的夫人裴氏。

    裴氏早就耳聞蘇大夫的名聲,很是嗤之以鼻,聽聞永安侯也前去看診,更是像聽說一個笑話一樣,在她心目中,能稱上神醫的,只有她夫君左硯堂,蘇姝算什么!

    眾女眷見是裴氏,這才訕訕地閉了嘴,如鳥散去。

    左府的人可不是輕易能得罪的。

    裴氏說什么,左明珠一句沒聽進去,一顆心早就飛到了八角涼亭那邊,她知道趙璟桓肯定會來參加楚王府的花會,卻不曾想到,她剛進園子就看見了他,她跟他還真是有緣……

    “母親,景王殿下和楚王世子在涼亭那邊,咱們過去打個招呼吧!”左明珠羞澀道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明朝敗家子〕〔超神機械師〕〔大宋第一狀元郎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怎么通过汇率来赚钱 金牛棋牌app下载 西甲皇马新闻 体育比分网 办证业务赚钱吗 青海快35月10开奖结果查询 美国股票指数今天行情 山东体彩老11选5 电竞比分网666 ewin棋牌手机官网正版 买卖二手iphone赚钱 江西快3统计图表 七星彩和值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网 智胜北单比分直播 3d开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