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諸天之仙帝歸來〕〔天劍主宰(我的丹〕〔影帝你的小迷妹上〕〔將軍他懷了龍種〕〔農門有喜:無良夫〕〔帝少的燃情寵妻〕〔嬌妻誘人:閃婚老〕〔獨步成仙〕〔婚后再愛:前夫蜜〕〔易燃的青春〕〔全能狂少〕〔染愛成婚:老公別〕〔重生之都市仙尊〕〔太虛傳記〕〔末世之人生贏家〕〔絕品神醫混都市〕〔娛樂超級奶爸〕〔差一步茍到最后〕〔這個雛田有點冷〕〔洪荒之太清問道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錦醫歸 第64章 成交
    “姑娘快進密室。”魯忠閃身而出。

    珠兒有些慌亂地跑進來:“姑娘,他們來了四五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怕,你先去隔壁宅子保護楊媽媽他們,這里有我。”謝錦衣眼疾手快地從藥架上取了包藥粉藏在袖子里,珠兒應了一聲,撒腿跑了出去,隔壁宅子養的兩條大狼狗沒動靜,說明楊媽媽院子里那邊暫且并無異樣。

    謝錦衣快步進了里屋。

    芍藥也察覺到異樣,掙扎著從床上起來,問道:“姑娘,是不是他們來追殺我了?”

    “沒事,他們不是沖你!”謝錦衣扶她躺下,淡淡道,“他們是沖我來的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兩個黑影便闖了進來,明晃晃的匕首指著兩人,厲聲問道:“誰是蘇姝?”

    “我是!”謝錦衣起身應道。

    “識相的,跟我們走,我們不傷其他人。”其中一個黑衣人冷冷道,“要不然,一個也別想活!”

    “我是蘇姝,你們帶我走吧!”芍藥坐起來道。

    “哼,還有爭著去死的,好,那就成全你們。”另一個黑衣人面露猙獰,“那就都帶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是蘇姝,她是我的病人,于她無關。”謝錦衣從容上前,淡淡道,“我跟你們走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半空中便起了一片白色粉末。

    兩個黑衣人搖搖晃晃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蘇大夫……”芍藥嚇得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“沒事了。”謝錦衣起身走到那兩個黑衣人面前,仔細驗看了一番,從兩人懷里各取出一塊蟬形玉佩,不動聲色地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緊接著,又一個身影跑了進來:“蘇大夫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他跑得太急,差點被地上的人絆倒,腳下踉蹌了一步才站穩腳跟,謝錦衣這才看清來人竟然是趙璟桓,才悄然收住又要揚出藥粉的沖動,應了一聲:“我沒事。”

    趙璟桓用力踢了一腳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黑衣人:“左硯堂這個老東西,膽子還真夠大的,竟然派這么多人來醫館搗亂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打死了左院使的兒子,左院使豈能甘心?”左院使不敢為難殿下,自然會想到來我這里,我倒是從來沒想到,景王殿下行事如此簡單粗暴。”謝錦衣嘴角微翹,不冷不熱道,“這兩個人再有半個時辰就能醒來,如此處置殿下看著辦!”說完,便起身去了正廳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,那是意外!”趙璟桓也跟著走出來,肅容道,“扳倒左硯堂是我的事情,無需蘇大夫插手!”

    “拭目以待!”謝錦衣語氣平靜。

    “聽說,你讓我堂姐打聽十多年前的一樁舊案?”趙璟桓站在她身后問道,不等謝錦衣開口,又道,“你放心,不是我堂姐告訴我的,是我好奇聽到的,此事再無其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的確如此。”謝錦衣只得點頭承認,“蘇院使為人沉穩,用藥謹慎,不可能掌握不好劑量,我覺得此事定有蹊蹺,只是郡主說一切并無異常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還是想查下去,對吧?”趙璟桓目光爍爍地看著她,收起扇子,緩步走到她面前,低頭俯視著她,“就像我想查我兄長為何中毒的事情一樣,蘇大夫,我倒是覺得咱們可以聯手做這些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謝錦衣正待答話,容九和魯忠一前一后地走進來,魯忠上前道:“姑娘,那些黑衣人武功高強卻并不戀戰,已經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屋里還有兩個,你處理一下,等他們醒來再問話。”謝錦衣指了指屋里,又問道,“其他人沒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阿慶和阿元受了點輕傷,其他人沒事。”魯忠大踏步進了里屋,趙璟桓沖容九遞了個眼色,容九也跟了進去,兩人一人拖著一個黑衣人去了門房。

    “捆結實點,待會兒姑娘要過來審。”魯忠吩咐手下的徒弟。

    徒弟們立刻找來粗麻繩,把兩人捆在了柱子上。

    “蘇大夫,可不像是南直隸人哦!”容九意味深長地望著魯忠,“是京城本地吧?要不然,怎么會用你們!”

    魯忠師徒之前在城外賣藝的事情,并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他一查就查出來了。

    唯一讓他感到神秘的是,就是這個蘇姝!

    南直隸那邊查無此人,花會上又無人認識她,那她到底是誰?

    “蘇大夫初到京城,無人庇護,是蘇掌柜幫忙引薦了吾等。”魯忠不動聲色地答道,“九爺為何有此一問?”

    “好奇,好奇而已!”容九笑笑,繼續問道,“那你可知蘇大夫是南直隸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魯忠臉一沉,大步而出。

    容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他就不該問!

    “能跟殿下聯手,民女不勝榮幸。”沉默片刻,謝錦衣淺笑,“那咱們就從左院使這里開始查起,剛好我有一事要問殿下,醉春樓可是殿下接手了?”

    “不錯!”趙璟桓搖了搖扇子,挑眉問道,“不知蘇大夫為何有此一問?”

    “殿下明明知道醉春樓是個燙手山芋,為何還要接手?”謝錦衣反問。

    齊王在這個時候把醉春樓賣了,肯定是不想再無事生非。

    很顯然,趙璟桓也不會要去故意找麻煩。

    “對別人來說,醉春樓是燙手,但對我來說,卻是別有一番風趣的。”趙璟桓俊顏冷凝,大刺刺道,“世人皆知,本王不愛江山愛美人,最喜風花雪月,故而本王接手最是合適不過了,不是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謝錦衣篤定道,“殿下并非真正紈绔之人,此次接手醉春樓不過是障眼法,如果我沒有猜錯,殿下現在已經在尋找下家了,對不對?”

    “那蘇大夫的意思是?”趙璟桓鳳眼微瞇,眼睛不眨地盯著她看。

    “殿下與其把醉春樓賣給別人,不如賣給我!”謝錦衣直接了當道,“畢竟以我的身份接管醉春樓,比殿下要合適得多!”

    “你?”趙璟桓頗感驚訝。

    “怎么?殿下不相信我?”謝錦衣淡淡道,“不瞞殿下,我的病人當中也不乏世家貴勛,他們若是知道醉春樓是我的,定會庇護一二,如此口口相傳,義瀾醫館跟醉春樓相得益彰,兩下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趙璟桓很是痛快地收了扇子,“醉春樓就賣給你了,十萬兩,本王原價賣給你,回頭我就讓容九把房契給你送過來。”

    她猜得沒錯。

    他的確是在尋找下家,這么個燙手山芋,他的確是不想放在手里的。

    “多謝殿下割愛。”謝錦衣展顏道,“房契一到,錢款兩清。”

    “爽快!”趙璟桓心情大好道,“容九,去把刑部尚書叫到這里來,本王要他前來夜審醫館刺客一案!”

    容九道是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門房的黑衣人才悠悠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說,誰派你們來的?”趙璟桓執扇而立,冷聲問道,“說出來,饒你們一命!”

    兩個黑衣人無聲地對視片刻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頭一昂,絕然道:“拿人錢財,替人消災,沒什么可說的,要殺要剮,隨你們!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明朝敗家子〕〔超神機械師〕〔大宋第一狀元郎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广东快乐10分规则 河北彩票十一选五 山西快乐10分网站 哪个双色球网站可以合买 竞彩比分4串1奖金多少封顶 爱玩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幸运飞艇 qq分分彩全天开奖记录 那个直播平台免费礼物也能赚钱 北京赛车前五怎么买 体球即时比分网手机版 吉林快3 查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 韩国快乐8 河北排列7走势图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