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諸天之仙帝歸來〕〔天劍主宰(我的丹〕〔影帝你的小迷妹上〕〔將軍他懷了龍種〕〔農門有喜:無良夫〕〔帝少的燃情寵妻〕〔嬌妻誘人:閃婚老〕〔獨步成仙〕〔婚后再愛:前夫蜜〕〔易燃的青春〕〔全能狂少〕〔染愛成婚:老公別〕〔重生之都市仙尊〕〔太虛傳記〕〔末世之人生贏家〕〔絕品神醫混都市〕〔娛樂超級奶爸〕〔差一步茍到最后〕〔這個雛田有點冷〕〔洪荒之太清問道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錦醫歸 第66章 撞破
    月色如水。

    四下里被蒙上了一層淺淺的白。

    一個婀娜的身影從側門盈盈而入,謝堯眼前一亮,快步迎上去:“弟妹。”

    “讓伯爺久等了。”徐氏盈盈一禮。

    “弟妹,咱們長話短說,徐二老爺今天回來了,我約他去醉春樓坐了坐,順便跟他聊了聊六姑娘跟徐大少爺的親事,徐二老爺說,既然事情鬧成這樣,他是愿意徐大少爺迎娶六姑娘的,他會盡快說服徐二夫人同意的。”謝堯望著月色下女人精致的眉眼,柔聲道,“徐二老爺畢竟是一家之主,又是你的胞兄,他說話肯定算話,回頭我再勸勸老夫人,多給六姑娘添點嫁妝便是,徐二老爺說了,待他們談妥了,自會請官媒上門提親的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手里的那些鋪子畢竟是二房的產業。

    到時候送給六姑娘一間傍身,也不為過吧?

    “伯爺大恩,妾身永生難忘。”徐氏福身施禮,楚楚可憐道,“只要六姑娘能如愿嫁進徐家,妾身這輩子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身上特有的輕輕淺淺的體香若有似無地朝他襲來。

    他有些心猿意馬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你放心便是。”謝堯一把扶住她,看她的目光滿是憐惜,“老夫人已經答應在淵哥兒考試這幾日,讓六姑娘回來小住幾日,到時候咱們再見機行事。”

    月光下,男人高大修長的影子將她嬌小的身影籠罩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間,她甚至有撲進他懷里的沖動。

    “多謝伯爺。”終究是理智占了上風,徐氏悄無聲息地后退一步,“妾身告辭!”

    “玉娘……”謝堯鼓起勇氣抓起她的手,深情款款道,“其實我一直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驚覺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緊接著池媽媽驚慌失措的聲音傳來:“奴婢見過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謝堯和徐氏同時變了臉色,謝堯大踏步地朝屋里走去,但是晚了一步,魏氏已經帶著劉媽媽和魏媽媽快步走了進來,見兩人神色慌張的樣子,氣得差點暈過去,上去就給了徐氏一耳光:“不要臉的賤貨,勾引男人勾引到大伯子身上來了,你怎么不去死!”

    怪不得最近瞧著徐氏嫩得能掐出水來。

    原來是用在她男人身上了,狐貍精,不要臉!

    “你瘋了嗎?”謝堯大踏步上前一把推開她,鐵青著臉道,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們不過是在此偶遇,才順便說了幾句話而已,你個潑婦,此事傳出去,你以為你的名聲都好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遇事沖動蠻橫,她實在是沒有正室風范。

    真是氣死他了,她是想鬧得眾人皆知嗎?

    徐氏捂著臉往外跑。

    池媽媽也快步跟了進來,用胳膊護著徐氏,事發突然,她也沒有任何準備,誰能想到,竟然被大夫人察覺了……

    “還偶遇?我呸,整個謝府都知道你們在此偶遇談情,你們都不要臉了,我還要什么臉!”魏氏豈能罷休,一把抓住她,氣急敗壞道:“你給我站住,把話說清楚,你們到底想怎樣?”

    “大嫂,你真的誤會了……”徐氏幾近羞憤欲死,極力掙脫道,“我們真的偶然遇到說了幾句話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薛媽媽和劉媽媽遠遠地看著,并未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趕緊放開弟妹,此事跟她無關,是我找她說話的。”謝堯猛地抓住魏氏的手,順勢把她往后一推,厲聲道,“夠了,你不要鬧了,有什么事情,去老夫人面前說,行了吧?”

    池媽媽和徐氏趁機出了荒園。

    謝堯這才把魏氏一把擁入懷里,信誓旦旦道:“此事真的是個誤會,我跟弟妹什么事都沒有,你切不可想歪了,你想啊,若是有什么,我們怎么會在這里?”

    院子都荒了。

    屋里自然也沒法呆。

    薛媽媽和劉媽媽見狀,老臉微紅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魏氏自然不信,猛地推開他,泣道:“你少來哄我,我都看見了,我不信,你跟我去母親那里說清楚,我不相信你!”

    夫妻倆鬧鬧哄哄地出了荒園。

    “無趣!”趙璟桓這才從屋頂站起來,伸了伸懶腰,用腳踢了一下正瞧得津津有味的容九,“回府,明天我要去謝府瞧瞧我堂姐,給她主持個公道,順便看看蘇大夫到底是不是謝府的姑娘,可謂是一舉兩得!”

    容九應聲起身。

    還別說,義瀾醫館跟謝府真的挺近的,中間只隔了一個窄窄的甬道,主子懷疑蘇大夫是謝家的人,也是有道理的,要是蘇大夫不是謝家的人,那才見鬼了呢!

    清心苑。

    謝錦衣卸了妝,倚在床上悠閑地看著書,紫玉掀簾走進來,神秘兮兮道:“姑娘,成了,剛剛大夫人帶著薛媽媽和劉媽媽去荒園捉奸,剛好抓了個正著,現在已經鬧到老夫人面前去了,這下二夫人真的是到頭了,老夫人能容下她才怪呢!”

    “他們有點事情鬧著,是最好不過的事情。”謝錦衣淡淡道,“剛好我已經抄完了醫書,明天就去臥龍寺見善忍大師,要不然去晚了,得到年底才能見了。”

    聽說善忍大師前幾日得了風寒。

    眼下尚未動身啟程外出。

    “也是姑娘跟善忍大師有師徒的緣份!”紫玉笑道,“聽說去年的這個時候,善忍大師早就動身走了,今年抱恙才推遲了行程呢!”

    魏氏鬧到了顧老夫人那里,又是薛媽媽親眼所見的事實。

    顧老夫人自然很是生氣,先是喊過謝堯狠狠地罵了一頓,后又把謝庭叫來囑咐了一番,說謝堯跟徐氏的事情是個誤會,讓他不要把事情鬧大,謝庭沉浸在新姨娘如水的情意中,對此事并沒有特別大的反應,大言不慚道:“既然是徐氏不守婦道,干脆也送到莊子里得了,眼不見心不煩。”

    三日那天楊氏敬茶,徐氏打碎了茶杯,燙了楊姨娘的手不說,還不依不饒地為難了她一番,直到楊姨娘下跪才算罷休。

    謝庭心疼楊姨娘,早就看徐氏不順眼了。

    “哼,我倒是覺得把她送莊子便宜她了。”顧老夫人憤憤道,“明天把徐家的人喊來,讓他們看看,徐氏到底做了些什么!”

    徐二夫人不是說不跟他們家來往了嗎?

    她偏要拿此事膈應他們,徐氏怎么說,也是徐家的人,至于謝堯,出了這樣的事情,男人并不丟人!

    第二日,謝錦衣便帶著紫玉早早動身去了臥龍寺。

    家里亂糟糟的,根本就沒人注意她們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一輛富麗堂皇的馬車便停在了謝府門口。

    顧勝見是趙璟桓的馬車,忙匆匆跑到盛寧堂稟報:“老夫人,景王殿下來了!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明朝敗家子〕〔超神機械師〕〔大宋第一狀元郎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发什么小视频赚钱 十一运夺金预测最准 325棋牌安卓版 吉林快3走势图和平 24小时电子游戏网站 365网球比分网 卖现磨豆浆赚钱 网球比分网 电脑单机捕鱼达人2下载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的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分析 内蒙福彩大家乐app 竞彩篮球大小分 广西快三走势图今天 p3坐标带线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票平投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