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諸天之仙帝歸來〕〔天劍主宰(我的丹〕〔影帝你的小迷妹上〕〔將軍他懷了龍種〕〔農門有喜:無良夫〕〔帝少的燃情寵妻〕〔嬌妻誘人:閃婚老〕〔獨步成仙〕〔婚后再愛:前夫蜜〕〔易燃的青春〕〔全能狂少〕〔染愛成婚:老公別〕〔重生之都市仙尊〕〔太虛傳記〕〔末世之人生贏家〕〔絕品神醫混都市〕〔娛樂超級奶爸〕〔差一步茍到最后〕〔這個雛田有點冷〕〔洪荒之太清問道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錦醫歸 第77章 計成
    “左太醫,你喝醉了吧?”趙璟煒臉色一沉,吩咐道,“扶左太醫下去休息!”

    左硯堂一向穩重。

    從未如此失態過,更何況是在今天這種場合上,看樣子,他是真的喝醉了。

    立刻有侍衛應聲上前。

    “我沒醉,沒醉。”左硯堂搖搖晃晃了一番,推開前來扶住他的人,“才喝了一點點,哪里就容易醉了。”

    奇怪眼前的人怎么晃來晃去的。

    他索性切住自己的脈搏,心里暗道不好,卻苦于腦子里一片空白,甚至不知道說什么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努力穩住心神。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“左太醫,今兒是太后壽辰,怎可坐在地上。”趙璟桓上前親自扶住他,不冷不熱道,“你是太子的救命恩人,父皇一向恩重于你,來,坐我這里,我先代太子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太子的救命恩人?

    左硯堂一臉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是太子的救命恩人,我敬你是應該的。”趙璟桓果真端了一杯酒,遞到左硯堂面前,左硯堂受到驚嚇般連連擺手,“不,我不是太子的救命恩人,我有罪,有罪啊……我對不起太子殿下,對不起他啊!”

    “左太醫是太子的救命恩人,何罪之有?”趙璟桓笑瞇瞇地問道,左硯堂依然是一臉茫然,只覺得趙璟桓的臉在他眼前放大,再放大,他突然有種莫名的窒息感,將他壓制得喘不上氣來,情不自禁道,“是我害了太子,我不該用煨了毒的蜱蟲放在太子的帳篷里,我鬼迷心竅了,我有罪……”

    煨了毒的蜱蟲?

    眾人頗感驚訝,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顯慶帝狐疑地看著左硯堂,開口問道:“什么煨了毒的蜱蟲,你把話說清楚!”

    太子是被蜱蟲咬傷的他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煨了毒的蜱蟲,他還是頭一次聽說。

    “左太醫真的是喝醉了。”蕭太后黑著臉道,“來人,扶左太醫下去。”

    他到底在胡說什么?

    吃錯藥了嗎?

    “皇上,俗話說酒后吐真言。”坐在顯慶帝左邊的馮貴妃,低聲道,“不妨好好問問他……”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原來趙璟桓是想查太子在南直隸中毒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的聲音雖然小,但還是被坐在一旁的蕭皇后聽了去,蕭皇后白了馮貴妃一眼,不悅道:“皇上,今日太后壽辰,普天同慶,有什么事情,還是回去再說吧!”

    顯慶帝微微頷首:“帶左愛卿下去休息,回頭朕再細審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剛剛左太醫親口說他把煨了毒的蜱蟲放在了太子的帳篷里,理應現在即可審理才是。”趙璟桓撩袍跪地,肅容道,“還望父皇容兒臣細細審問,當年他究竟對太子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“放肆,這是哀家的壽宴,豈能由你胡鬧?”蕭太后冷臉道,“他酒后亂言豈能當真,還不趕緊把左硯堂帶下去。”

    御前侍衛應聲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說,是誰指使你把煨了毒的蜱蟲放在太子帳篷里的?”趙璟桓不由分說地揪住左硯堂的衣襟,厲聲道,“你為什么要這么做?對你有什么好處?”

    “我有罪,我鬼迷心竅,我當了太醫院院使還不知足,還想當皇上的寵臣。”左硯堂喃喃道,“我有罪,是我害了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老六,你是越來越放肆了。”趙璟煒起身走到趙璟桓面前,沒好氣道,“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你一定要跟一個喝醉了酒的人計較嗎?”

    “宋太醫!”趙璟桓扭頭看著宋溫良,吩咐道,“你是太醫院的老人,你的為人和醫術,本王信得過,你現在就過來給左太醫把脈,看他是不是真的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宋溫良應聲上前,把完脈后,起身跪地:“回稟太后,皇上,左院使剛剛只喝了一點點黃酒,并未醉酒,而且從脈象上看,左院使頭腦清醒,身子也無大礙。”

    “來人,把左硯堂打入天牢,嚴加看管。”顯慶帝臉色一沉,“沒有朕的旨意,任何人不得靠近。”

    立刻有侍衛上前不由分說地把左硯堂帶了下去。

    謝錦衣心里這才長長地舒了口氣。

    顯慶帝向來多疑,就算是真言丸藥效不再,左硯堂過后翻供,他的好日子也到頭了,擁護太子的那幫老臣也不會放過他,到時候她再稍加引導,定能引出外祖父的那樁舊案。

    一時間,眾人交頭接耳,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有人竊喜,有人惶恐,更多的人則是吃驚。

    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

    “眾位愛卿放心,左硯堂沒有做過的事情,朕絕對不會冤枉了他的。”顯慶帝不悅地看了看趙璟桓,見他依然站在殿中間,沒好氣地說道,“你還不趕緊退下,成何體統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太子是兒臣胞兄,左硯堂的案子還請父皇交給兒臣審理。”趙璟桓再次撩袍跪地,不等顯慶帝回答,蕭太后開口道:“左硯堂的案子牽扯到太子,理應交與刑部大理寺主審,怎么可能交給你?太子是你胞兄,更是你父皇的血親骨肉,你父皇自有主張。”

    都說這個老六紈绔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倒是蠻有心機的。

    她就說,這皇宮大內,怎么可能有人不愛江山的。

    “太后說得對,此事朕自有主張。”顯慶帝沖趙景桓擺擺手,不耐煩道,“你且退下,此事你不必插手。”

    趙景桓只得悻悻退下。

    這一鬧騰,蕭太后再無興致,起身擺駕回宮。

    顯慶帝帶著一眾嬪妃簇擁相送到慈寧堂,才各自回宮。

    眾人也紛紛如鳥散去。

    是非之地,不可久留,惹禍上身就麻煩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多虧蘇大夫妙計,本王敬蘇大夫一杯。”趙璟桓則端著一杯酒站在謝錦衣面前,謝錦衣莞爾,也端起酒杯,“若無殿下周旋,此計難成。”

    兩人碰了碰酒杯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“蘇大夫好酒量。”趙璟煒去而復返,見兩人在對飲,大踏步上前直視著謝錦衣,不冷不熱道,“我險些忘了,蘇大夫乃京城名醫,今日之事,若無蘇大夫,左硯堂怕也不會如此失態吧?”

    “殿下可有證據?”謝錦衣不慌不忙地問道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明朝敗家子〕〔超神機械師〕〔大宋第一狀元郎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今天3d开机号查询 什么是股票指数 澳门百家乐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-彩乐乐 2010足球直播 坎巴拉如何赚钱 大乐透开奖现场17040 全额包销赚钱多吗 彩票平台网站 千位3期计划 北京赛车 苏州劳务中介赚钱吗 加盟股票配资 彩票分析 新时时彩五星未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