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星際戰爭:守護者〕〔亮在山村的太陽〕〔都市之絕世戰神〕〔重生之超品丹師〕〔九指劍圣〕〔靜靜綻放的丁香花〕〔億萬深寵:暖婚嬌〕〔萬年小妖愛上我〕〔葉羅麗之王默公主〕〔神偷世子妃〕〔都市之最強仙帝〕〔秋聲依舊著梧桐〕〔黑蓮花她不想洗白〕〔穿越之不想做主角〕〔福運小娘子〕〔妃常逼婚:陛下已〕〔我成為了魔王的女〕〔雙寶駕到:冷傲爹〕〔遮天記〕〔三界之城市獵人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錦醫歸 第86章 真言丸
    左硯堂連聲喊冤。

    說他在壽宴上所言都是言不由衷,他是被人下藥陷害的。

    感受到來自趙璟桓看過來的騰騰殺氣,忙跪地連連磕頭,痛哭流涕:“皇上,微臣多年來謹慎小心,兢兢業業,無論是為國還是為民,都絲毫不曾有半分懈怠,分明是義瀾醫館那個蘇姝蓄意陷害微臣,還望皇上明察。”

    整個太醫院幾乎都是他的人。

    能讓他這個太醫院院使毫無察覺地中了迷藥胡言亂語,除了蘇姝,他想不出第二個人。

    “來人,去帶蘇姝,朕要親自審理此案。”顯慶帝黑著臉道,“太子的事情絕對不能稀里糊涂地含糊過去,朕定要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不管此事是真是假,他都要徹查到底。

    絕不姑息。

    “父皇,義瀾醫館被我二哥放了把火,蘇大夫已經不知去向。”趙璟桓神色凝重,嘆道,“兒臣覺得蘇大夫怕是已經慘遭毒手……”

    左硯堂聞言,面上雖不顯,心里卻是異常復雜。

    對他而言,抓到蘇姝,或許他還能洗清冤屈,若是蘇姝逃走或者有什么不測,那他豈不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?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是你二哥?”顯慶帝表情很是古怪地看著趙璟桓,沒拿出什么證據,就說是老二做的,這也太直接了吧?

    “父皇,除了我二哥,還能有誰?”趙璟桓晃了晃扇子,不假思索道,“如若父皇不信,大可去我三哥,我三哥知道得肯定比兒臣多得多……”

    趙璟煒跟趙璟銘斗得跟烏雞眼一樣。

    兩人對彼此的行蹤了如指掌,如果趙璟銘說不知道,那才奇怪呢!

    “這事以后再說!”顯慶帝心里明鏡一樣,但畢竟是自己的兒子,他不想當著外人的面處理這事,蘇姝是生是死,他當然不關心,他關心的是太子當年是不是真的被煨了毒的蜱蟲咬傷的,想到這里,他又走到左硯堂面前,冷聲問道,“左愛卿,既然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冤枉的,那你如何自證清白?”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天威當頭,左硯堂不敢抬頭,突然痛哭涕流道,“太子乃當今儲君,就是給臣一百個膽子臣也不敢加害太子哪,倘若真的是臣做的,就是打死臣,臣也不敢說出口啊!”

    “不錯,你平日里的確不敢說出口,但若是中了厲害的藥物,可就不好說了。”趙璟桓冷眼斜睨,吩咐道,“容九,本王聽聞飛魚衛指揮使蕭大人那里有真言丸,服之,可說真話,去,討兩粒過來,一試便知。”

    容九應聲道是。

    蕭恒得知趙璟桓讓容九來向他討真言丸,表情默了默,沉吟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蘇姝雖然沒有給他藥方,但還是讓人包了些真言丸給他,他還沒來得及用。

    剛好看看療效。

    左硯堂見蕭恒真的拿來了真言丸,心里很是恐懼,語無倫次道:“不,不,臣,臣真的沒有害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蕭恒表情淡淡,沒吱聲,只是不動聲色地喝茶。

    “左太醫不必驚慌,即便是要吃,你不一定要第一個吃,待我找個人先幫你試試。”趙璟桓一扭頭,目光落了容九身上,容九大驚,不要啊,他不要吃真言丸……他,他也有秘密的,萬一他再口無遮攔地說出來,那他真的就死翹翹了。

    “容九,你放心,你無論說出什么,本王都不會怪你的。”趙璟桓看了看顯慶帝身后的何公公,何公公會意,從蕭恒那里取過一粒真言丸,遞到了容九面前,容九生無可戀地看了看著趙璟桓,見自家主子心意已決,便接過藥丸,大義凜然地吞了下去,趙璟桓異常淡定地看著蕭恒,“蕭大人,開始吧!”

    顯慶帝看了看蕭恒,沖他點點頭,蕭恒是飛魚衛指揮使,由他出面審問自然是最好不過了。

    蕭恒起身,走到容九面前,聲音不疾不徐,音色溫潤地問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容九只覺得眼前有些模糊,甚至看不清對方的臉,脫口而出:“容九!”

    “你的主子是誰?”

    “景王趙璟桓!”

    “太子是怎么傷的?”

    “太子是被煨了毒的蜱蟲所傷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聽誰說的?”

    “屬下是聽蘇大夫說的,她說肯定是左硯堂下得毒手,她還說此事不難調查,只要看整個事情的得利人是誰,誰就是下毒的人,左硯堂因為救了太子的病,一躍成為御前的紅人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冤枉啊!”左硯堂伏地痛哭。

    蘇姝,天涯海角,我定要找到你報仇雪恨!

    趙璟桓搖著扇子,冷笑不語。

    “蘇大夫還說左硯堂什么了?”蕭恒繼續追問。

    “蘇大夫還說,還說……”容九撓撓頭,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,茫然道,“這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蘇大夫可曾提到過蘇院使?”趙璟桓見容九答不出,提醒道,“一五一十地說。”

    堂堂飛魚衛指揮使就是這樣問話的啊!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“蘇大夫說,蘇院使是被人陷害的,當年得利的也是左硯堂。”容九脫口而出,左硯堂徹底崩潰了,大聲喊道:“不,她血口噴人,不是這樣的,我沒有!”

    “何公公,帶容九下去歇息,給他喝杯濃茶即可。”跟蘇姝相處這么久,趙璟桓對真言丸也是有所了解的,何公公帶著容九退下,顯慶帝陰沉著臉看著左硯堂,“左愛卿,該你了。”

    左硯堂戰戰兢兢地接了藥丸。

    很是掙扎了一番,悲憤道:“皇上,那蘇姝不過是居心叵測的江湖游醫,她做的藥丸,怎能作為審案的證據,皇上不要被居心叵測的人利用了啊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身上便結結實實地挨了一腳,趙璟桓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:“混賬,你說誰居心叵測?你算什么東西,謀害太子還想抵賴,我踹死你!”

    “你給我住手,簡直是放肆!”顯慶帝吼了一聲,堂堂皇子當著他的面,毆打大臣?

    成何體統!

    要踹,私下里踹就是了!

    何公公忙上前拉住趙璟桓:“殿下息怒,息怒!”

    “識相的,趕緊吃下藥丸,要不然,我還踹你!”趙璟桓順勢走到顯慶帝身邊,大刺刺地挨著他坐下,頗有些狐假虎威的架勢,吩咐道,“何公公,快給他服下真言丸,本王倒要看看,他是如何陷害太子的。”

    趙璟煒和趙璟銘許是得到消息,兩人腳步匆匆地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彼此見禮后,趙璟煒走到顯慶帝面前,懇求道:“父皇,左院使好歹是太醫院之首,怎能用江湖手段對待他,若傳出去,怕是會涼了眾臣的心啊!”

    “請父皇三思!”趙璟銘跟著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嘖嘖,今兒兩位兄長還真是齊心哪!”趙璟桓起身,眼疾手快地取過藥丸塞左硯堂嘴里,直到他咽下,才慢斯條理地坐回座位,對蕭恒道,“蕭大人,你可以開始了,本王腿上有傷,還得回府吃藥,是不是二哥?”

    趙璟煒:“……”

    趙璟銘:“……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從契約精靈開始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軍門小嬌妻:慕閻〕〔BOSS來襲:甜妻一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宝马棋牌下载 体彩6+1几点开奖 时时彩骗局 半全场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今天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 今天新疆18选7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控 北京单场的玩法 江苏1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快乐10分口决 湖北11选5走势图-爱彩人彩票网 锐游三张牌安装 青海十一选五 股票融资软件ˉ杨方配资开户 重庆时时彩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