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諸天之仙帝歸來〕〔天劍主宰(我的丹〕〔影帝你的小迷妹上〕〔將軍他懷了龍種〕〔農門有喜:無良夫〕〔帝少的燃情寵妻〕〔嬌妻誘人:閃婚老〕〔獨步成仙〕〔婚后再愛:前夫蜜〕〔易燃的青春〕〔全能狂少〕〔染愛成婚:老公別〕〔重生之都市仙尊〕〔太虛傳記〕〔末世之人生贏家〕〔絕品神醫混都市〕〔娛樂超級奶爸〕〔差一步茍到最后〕〔這個雛田有點冷〕〔洪荒之太清問道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551章 這次我肯定不鴿你
    “果然你也不行嗎?”

    坐在駕駛位上過著煙癮,看著從別墅院子里出來的顏妍,王鵬吐了個煙圈,笑著調侃了句,“我還尋思著陸教授會對美女網開一面,就沒提醒你,沒想到誰去了都沒戲。”

    他和陸舟也算是關系不錯了,但在陸教授家里過夜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陸舟還真沒同意過。

    說實話,這確實給他的工作帶來了一定的難度。

    但根據陸舟本人的說法,家里住著外人會讓他感覺不適應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思考問題的時候,他更喜歡一個人待著。

    事實上也確實如此,根據王鵬的觀察,在這里住過的人,除了他的父母之外,也只有他那個在金大讀書的妹妹了。

    無視了王鵬的調侃,拉開車門坐在了后排,顏妍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你給他當司機就是開個車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王鵬掐滅了燃盡到尾巴的煙頭,又重新點了一支,“我還給他買菜洗衣服?”

    “安保工作交給你們的人來做就是個錯誤的決定,”顏妍搖了搖頭,透過后視鏡盯著王鵬,一本正經地說道,“是個人隱私重要還是安全重要?陸教授搞不清楚,你還搞不清楚嗎?”

    王鵬笑著彈了彈煙灰,就在他正準備開口的時候,一直沉默地坐在副駕駛位上的楊光標,忽然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王先生也有他的難處。”

    聽到終于有人認同自己了,王鵬一臉感慨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我也就是一個小保鏢,伺候的一個二個都是上達天聽的大爺,求爹告奶奶地請求配合工作都不樂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位就更不得了了,別說是國內這邊了,只怕國際友人們比咱們更‘關心’他在這里過的舒不舒坦,你說我能怎么辦?”

    說著,王鵬隨手拉開了車抽屜,往里面指了指,“探頭就在這兒,他不點頭,你敢往他院子里放?要是行,咱也不廢話,你行你上唄,反正出了問題,責任你們擔著!”

    顏妍瞅了那車抽屜里的灘攝像頭,沒有去伸手。

    畢竟專業不對口。

    就算拿著這專業的設備,她也玩不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還是覺得不妥,如果有境外勢力滲透——”

    王鵬被問的也有些煩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和陸教授商量去,別找我。”

    顏妍眉毛皺了下,剛準備說些什么,不過卻是被楊光標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大概不用擔心,至少在這里安全是不會出問題的……如果我估計的沒錯,大概是一個連吧。”

    指頭彈了下煙灰,王鵬笑了笑:“可算還有個明白人。”

    顏妍:“……?”

    楊光標抬起下巴指了指路邊:“那巡邏的,是部隊里的。”

    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。

    既然陸教授不樂意他們把安保措施做到他家里去,那他們就把防線修他家外面好了。

    反正再大也就一個小區,而且還是在市區外,難度也算不上很大。

    雖說這種小區的物業,相對于普通人來說也算是有些背景,但對他們來說就算不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該配合工作的老實配合工作,一句廢話都沒有的。

    頓了頓,楊光標繼續說道:“顏醫生你做好你的本職工作就行了,安全工作主要還是王先生負責。”

    顏妍遲疑了一下,最終還是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551章 這次我肯定不鴿你-->>(第1/2頁)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別墅內。

    不小心把咖啡弄灑了的陸舟,正拿著衛生紙擦著鍵盤。

    幸好灑在上面的不多,這鍵盤他還挺喜歡的。

    桌面的右下角,小艾的氣泡不斷閃爍著。

    將染成褐色的衛生紙扔進了垃圾桶,重新將視線放回屏幕上的陸舟深呼吸了一口氣,默念了幾聲不生氣,用溫和的語氣說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怎么可能把你趕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艾:

    陸舟:“我什么時候騙過你?”

    小艾:

    陸舟:“???”

    握草?

    有過這回事兒嗎?

    一臉懵逼的陸舟仔細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,不過那都是去年年底搬家那時候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而且不就是開了個玩笑嗎,至于這么記仇的嗎?

    這都一年來還在耿耿于懷啊!

    陸舟干咳了一聲,掩飾了自己的尷尬,甩鍋道:“那會兒你才lv1吧,還不夠智能。當時我說的本來就是物理意義上的新家,是你自己理解錯了!這能怪我嗎?而且你看,最后我不是滿足你了嗎?”

    小艾:

    看著在那兒鬧別扭的小艾,陸舟繼續婉言相勸道:“你想啊,現在那臺超算雖說給你用著,但主要還是做仿星器實驗,頂多也只能算是借你的。如果你把等離子體控制方案的算法從你的主程序里分離出來,你自己不就從控制等離子體的工作中解放出來了么?到時候我再給你弄臺新的超算,或者干脆把現在這臺送你,豈不美哉?”

    小艾:

    陸舟板著臉:“一句話,辦不辦的到。”

    小艾:

    又看到了這個“qaq”,陸舟心軟地嘆了口氣,語氣緩和道:“你放心吧,這次我肯定不鴿你。”

    小艾:

    最終,陸舟還是“說服”了小艾。

    其實這個過程也沒想象中的困難。

    人工智能雖說是人工智能,但和人類意義上的智慧相比還是差了那么一點。

    至少在算法這層意義上,小艾是不可能背叛他的。

    無論再怎么抵抗,也頂多只是讓他多做幾次的選擇罷了。哪怕他不做任何解釋,只是強硬的下達命令,小艾也只能服從。

    不過,或許是因為它實在是太像人了,以至于陸舟并不愿意強硬地對待它。

    他并不清楚它能否像人類那樣思考,也不清楚它的感情究竟是真實存在的還是只是一種鸚鵡學舌的模仿,甚至不清楚它的智能行為規則是自上而下的,還是自下而上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的話,到無需顧慮那么多,就如人工智能專家羅德尼·布魯克斯在《大象不會下棋》(elephants-dont-play-chess)這篇論文中所指出的,這樣的ai永遠跳不出人類為它制定的框架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后者的話……

    他更希望給這縷尚且懵懂的火苗,在注入思考能力的同時,也一并注入人性這一概念。

    至于這么做是否存在意義,陸舟自己也不清楚,畢竟他并非人工智能專家,暫時也分不出那個精力去深入研究這一課題。

    但直覺告訴他,這是正確的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要的是你愛我〕〔詭神冢〕〔絕世妖僧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詭秘之主〕〔封神問道行〕〔蘇小夕厲夜霆〕〔重生之極品仙帝〕〔豪門私藏摯愛妻〕〔何處寄相思〕〔洪荒之太乙道人〕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明朝敗家子〕〔超神機械師〕〔大宋第一狀元郎
  sitemap
皇冠体育官网 2017上期福彩中奖号 山东十一选五 怎么用手机积分赚钱 单双中特百分百高手论坛 北京pk10牛牛玩法介绍 北京pk10 新时时彩 七星彩18137 310大赢家足球比分 彩票25选7开奖结果 超凡娱乐棋牌 重庆时时彩计划群 北单5串1全包过滤模式 竞彩比分彩客直播 开户送彩金捕鱼棋牌 山西快乐10分20选8